2017 . 07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17 . 0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ニノジン♀]未知なる未来へ 
ACCA13區監察課,尼諾X吉恩(♀)

除了吉恩是女生之外的設定都沒有改變

涉及漫畫 ACCA13區監察課P.S.提到尼諾姓氏的部分

保險起見閱讀前還是注意一下























  「吶尼諾,你要不要跟我結婚?」



  招來服務生撤掉空了的晚餐盤,接著送上餐後甜點──熱呼呼的草莓脆頂派與布朗尼,各佐上一球店家自製的香草冰淇淋──這家店果然沒有讓他失望。嚐了一口之後藍髮的男子便如此確信,抬起眼從對面的人臉上看到細微、但帶有同樣意義的表情變化。
  一切都很順利──直到對方沒頭沒尾地拋出了那一句。

  「……呃、什麼?」
  持著叉子的手停在盤中,被稱做尼諾的男子睜大了眼,愕然看向若無其事地將草莓與杏仁脆頂送進口中的年輕金髮女子,遲了幾步才發出了疑問的聲音。
  當然,他絕不會、也從來不曾聽漏了對方所說的任何一字一句,只是這一次從那雙唇中吐出的話語太過震撼,令他不得不爭取一些時間,好消化那個問句所代表的意含。
  「……我說,尼諾你有沒有考慮過結婚的事情?跟我。」

  吉恩.奧塔斯以和平常一樣的表情持續投下了震撼彈。

  「……怎麼了?吉恩。突然提起這個?」
  來自吉恩.奧塔斯的第二波攻擊令他感到又一陣暈眩,然而現在並不是讓他消化情緒的時候。振作、尼諾.尼諾克斯──藍髮青年在心中呼喚著自己此時的姓名,眨了眨眼睛,對上那一對慵懶而美麗的天藍色眼眸──王室之血的贈物。
舉國皆知現任國王的次女因為二十五年前的一場船難而葬身佩西區的海中,但只有很少人知道那位公主其實並未喪生在那場意外,而是隱姓埋名地到了首都巴頓,以平民的身份結婚、生子──而他眼前的吉恩.奧塔斯與她的妹妹便是那位於六年前的列車事故中殞命的王女的遺孤,真要說起來,便是國王的皇孫女。
  ──即使已經不具有王室的身份,但是擁有皇家的血脈這一點仍然是毋庸置疑的。
  做為極少數知道這個秘密並宣誓保守的人,尼諾對於眼前女子所抱持的感情從一開始便極為複雜。
  當年隨著第二王女一起離開多瓦的不只有王女的親衛士兵,也包括那位士兵為了執行來自樞機院長的秘密任務而帶上的家僕,也就是尼諾的父親、以及尼諾。父子兩人負責在暗地中觀察,拍攝、記錄王女在巴頓的生活,提供給那一位思念女兒的父親,同時保護公主一家人;尼諾也在成長到足以獨當一面之時被指派了任務──以二十五歲的年齡進入與吉恩公主同樣的高中就讀。
  在當時這件事確實令他感覺荒謬透頂,但若沒有那個決定,現在的他大概不會有機會像這樣坐在吉恩·奧塔斯面前與她共進晚餐、甚至……
  「我們的公主」──過去父親在私底下經常以虔敬的口吻稱呼王女、以及其所誕下的兩位小公主,除了對於王室的崇敬,大概也包含了日常的觀察之間產生的親近感;相反的,尼諾並不經常使用這樣的稱呼,不只因為任務的機密性質,也因為自覺不像父親那樣有著純粹的忠誠心。

  直到與吉恩·奧塔斯真正的相遇。
  他的任務本來只是與吉恩維持良好關係,藉以適度記錄她的校園生活並保護她於可能的危險,這樣的「朋友」的身份,但在那場無可預料的事故之後,他們之間的距離一口氣地拉近──表面上是尼諾向驟失雙親的奧塔斯姐妹提供援助與關心,然而與這對堅強的姐妹的相處也相當程度地填補了尼諾喪父之後的空虛。
  直到某次在奧塔斯家,才哄了年幼的蘿塔入睡,吉恩回到客廳坐上沙發,無聲流下淚的時候尼諾握住她的手,感覺到回握的力量之後攬過纖細的肩頭,隨著胸口上的抽噎輕輕拍著單薄的背,待著吉恩恍惚睡去,才將她抱回房間裡頭。客廳的光斜斜射進房間裡,當他將吉恩放上她的床鋪時當著光,細幼金髮與泛紅的眼角閃爍著水光,那瞬間他知道自己再一步就會粉身碎骨。
  但在對方呢喃地喚著「尼諾」的名字時,他仍義無反顧地在女孩眼角落下親吻。
  「我的公主」──被他在心裡如此敬稱的女孩、不、在那之後已經六年過去,大學畢業後暫時在家中擔任全職公寓管理員的吉恩·奧塔斯不應該再以「女孩」稱呼,本就遺傳了第二王女的美貌,高中畢業的前夕初次以隱形眼鏡取代碩大的黑框眼鏡之時在校園內引起了小小的騷動,在畢業舞會上被殷勤男子們包圍時吉恩對著同樣陷入女孩們的重圍的他使了個眼色,接著兩人雙雙自會場脫出,在月光皎潔的夜色之中毫無形象的喘氣、相視大笑。
  這本該是他最後的青春回憶,但在他從對方的面前消失以前,他的公主掂起腳尖吻了他。
  那之後他第一次被上司狠狠地揍了一拳,但是無論如何那一位有著些許控制狂傾向的忠誠衛士還是容許了自己的家僕繼續待在這位公主的身邊。

  對於尼諾腦中閃過的人生跑馬燈與種種感慨渾然不知,吉恩放下了餐具,在尼諾的視線下露出了思考的神色。

  「倒也不是怎麼了……只不過,尼諾現在是一個人住吧?」
  「嗯,家裡。」

  尼諾的「家」是在距離奧塔斯一家所居住的高級公寓不遠的一處普通公寓,自從與父親搬到巴頓之後也已經過二十五年,父子兩人居住起來仍有餘裕的空間,只剩下一人的時候便空蕩的令人發慌──父親過世的事情暴露之後吉恩曾經到那裡做過客,為此尼諾慌慌張張地事先整理了一番,將充滿喜悅氣氛的照片收起之後,本就簡樸的室內更顯得荒涼。
  一個人住在這裡不寂寞嗎?那時吉恩有些愣住地這樣問,而他只是輕笑著回應道「是有著與父親回憶的地方啊」。
  還有其他說不出口的理由,像是父親其實並非因病猝逝、或者他所被賦予的任務,但那股苦澀因為一個溫暖的擁抱與親吻得到緩解。
  如果寂寞的話就到我家來吧,我和蘿塔都很歡迎的。他的公主這樣說道,而他笑著回以一句「無上光榮」,轉頭到廚房中泡了咖啡。
  他知道那是一個邀請,但並沒有得意忘形,只是一如往常地偶爾到奧塔斯家造訪、與那對姐妹共進晚餐,更多時候仍獨自回到空無一人的家裡。
  這畢竟是他的使命。

  「還在同一家偵探事務所工作嗎?之前說過的。」
  吉恩繼續問道,而尼諾咧起嘴,點了點頭。

  在偵探事務所工作──高中畢業之後吉恩朝著進入ACCA本部的目標繼續升學,而尼諾則選擇直接就業──這倒不是完全的謊言,實際上尼諾只是回到了自己的任務當中,暗中看著她們姐妹倆的生活。
  不過,還能夠像這樣正大光明的與吉恩·奧塔斯見面,倒是他一開始不敢奢望之事。

  「很忙喔,雖然薪水算是挺不錯的。」
  「這樣啊──那麼、尼諾,你喜歡那個工作嗎?」
  沒有預料對方會這樣問,藍色頭髮的青年一愣,然後露出苦笑。
  「這……可真是困難的問題啊。雖然是挺上手的,但畢竟是刺探別人的隱私,也很難說喜歡不喜歡啊。」
  不能摻雜個人的情感──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哼嗯──不乾脆的回答讓面前的女子露出了微妙的表情,對此尼諾也只能苦笑,趕在冰淇淋完全溶化之前再嚐了一口,看向思考著一般微微皺著眉頭的吉恩。
  「所以,這些問題跟剛才的話題有關係嗎?結婚……的事情。」
  如果這個話題可以就這樣帶過的話以他的立場而言或許是值得慶幸的,但他本人卻很難不去在意。
  「沒想到吉恩會考慮結婚的事情吶。」
  「意外?」
  聽見尼諾的感嘆,吉恩揚起了半邊的眉毛。哎呀。
  「有一點。」
  除了秘密的身份以外,現在的尼諾姑且也是「吉恩·奧塔斯的交往對象」──如果讓他的上司或者吉恩知道這樣的描述都會生氣吧,就不同的意義上。單是無論如何,從高中畢業時開始戀人身份的交往,至今也過了相當的一段時間,對於情侶來說確實是可以考慮終生大事的時候了。
  雖然尼諾本人並不敢如此奢求。
  「我還以為吉恩會在工作穩定之後才會考慮結婚呢。吶,下個月不就要考試了嗎?關鍵的時期了吶。」
  該不會是失去信心了吧?他促狹道。情侶之間的交往固然首重誠實,但懂得看氣氛也是關係的潤滑劑,他的意外或許不是吉恩想要的答案,不過倒可以藉此問出她之所以突然冒出這個想法的理由。
  「才不是那樣。」
  面對他的調侃,正在準備ACCA本部甄選考試的吉恩眨了眨眼,直截了當地回答。
  「倒不是怕考不上……反正這一次落榜的話明年再考也沒問題。」
  「怎麼會,吉恩的話一定沒問題的。」
  「我可不敢對自己抱有那麼強的信心──要是尼諾的從容可以分給我一點就好了啊,真是的。」
  ──明明成績那麼好卻沒打算升學真是令人火大。大學考試期間吉恩也這麼向他抱怨過,但公主殿下有所不知的是尼諾在高中課業上的餘裕完全是來自於歲月的累積──當然,這肯定也是不能讓她知道的事情。
  「那麼,考試跟結婚之間的關係是?」
  「準備考試的時間太無聊了,所以稍微胡思亂想了一下。」
  「看了午間連續劇?」
  「倒也沒有無聊到那種程度。」
  插科打諢到此為止了。看著吉恩無意識地用叉子撥弄著盤中的甜點,尼諾適時地閉上嘴巴,等著對方選擇表述的言語。
  吉恩在煩惱。
  雖然討論的是足以動搖國家的事情──好吧,這麼說是他太誇張了,但面對這樣難得的情景,尼諾還是忍不住興起了些許愉悅之情。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老是挨上司的罵,這他多少還是有些自覺的。但是平常對於身外之事毫不關心、甚至連自己的事情都一派大而化之的吉恩認真地煩惱著的樣子可不是什麼時候都能看得到──更何況,是為了與自己有關的事情。
  稍微得意一下應該沒有問題吧?
  「……就是說,如果我順利考進本部的話,最快明年年中就要到職了吧?」
  「嗯,應該是吧。」
  「果然。這就是問題所在了。」
  與一臉「洗耳恭聽」的尼諾對上視線,吉恩微微撇下了嘴,垂頭又送了口甜點進入口中,沉默地咀嚼。
  似乎心情不太好的樣子──不,明明直到剛才都沒什麼不同,而公主殿下的模樣也跟過去不悅的表現不一樣,若要尼諾猜測的話,這反倒可能是緊張所造成的。
  啊啊,我的公主殿下實在太可愛了。冒出這個念頭的瞬間尼諾簡直想要摀住自己忍不住要露出竊笑的臉,而吉恩慢悠悠的聲音便在此時再次響起。
  「一旦我進了ACCA之後,管理人的工作恐怕就變得很難兼顧了吧。雖然蘿塔現在也開始在一旁幫忙了,但畢竟年紀還小,也不能把工作全部交給她來處理。還有、晚餐的問題……」
  不要笑!說到這裡尼諾終於忍俊不住,而吉恩小小地揚起了抗議的聲音。做菜一直是吉恩的弱點,就算在尼諾剛開始到奧塔斯家替姐妹倆準備晚餐的那一陣子她曾認真地在一旁見習過,但到頭來,這項工作似乎還是講求天分。
  反正怎麼樣都還是尼諾做的菜比較好吃。吉恩幾乎是帶著恨意地低聲咕噥,然後抬起頭看向眼前強忍住笑意的戀人。
  被那雙澄澈的天藍眼眸一瞪,尼諾趕緊假意低頭咳了幾聲、再坐直身體的時候成功地換上了一臉儼然。
  「……那確實會成為大問題吶。」
  那一棟公寓本就是為了提供卡爾與朱蕾·奧塔斯一家人的生活所需而存在的,只憑著這一份工作,那一家人就可以完全不愁吃穿;然而相較於這樣安定的生活,吉恩·奧塔斯卻嚮往著不同的生活方式:進入為國民服務的ACCA。
  那個念頭大概是自那場意外之後,受到事發地之一的洛克斯區的ACCA官員的發言所感召而萌生的吧,雖然吉恩不曾直接和尼諾說過這件事,但由她不經意間的話與與行動可以這麼推測。或許吉恩自己並沒有明確地意識到、也還不能清楚說明這種感受吧,再怎麼說吉恩·奧塔斯本就是一個粗神經到不可思議的程度的人。
  然而就是這樣的吉恩也會想要踏出自己生活的圈子、為他人做些什麼,這些無言之中展現的特質令尼諾無法不聯繫到她的母親。
  他的公主也有著美麗的羽翼,然而在展翅的過程中也難免遇到一些小小的問題。與朱蕾王女傳奇一般的出走自然不可同日而語,但對於奧塔斯兄妹來說,無法顧及家中的本業,就道義與實際上面上都是相當嚴重的問題。
  驟失雙親之後,仍然是高中生的吉恩一邊照顧年幼的妹妹、一邊作著管理人的工作,即使有尼諾在旁協助,還是不免左支右絀;上了大學以後時間分配變得自由許多,工作總算是比較上了軌道,相對地私人的時間便受到了束縛。未來一旦準備進入ACCA那樣的組織工作,勢必便要從兩者之中做出取捨。
  「嗯。然後尼諾做著忙碌又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喜好的工作,而且一個人住在冷冰冰的公寓裡。」
  獲得了尼諾的答腔以後,吉恩一陣瞬眸,繼續說道。
  「……原來如此。」
  說到這裡,藍髮的青年終於明白了對方的意思;意會過來之時他先是一陣啞然,接著低聲笑了出來。
  「也就是說,如果我跟吉恩結婚的話,就可以辭掉現在的工作接手擔任那棟公寓的管理人,順便每天幫吉恩跟蘿塔準備熱騰騰的早餐和晚餐?」
  像是驚訝於尼諾將自己心中想像的情景如實地說了出來,吉恩睜大眼睛,點了點頭。
  「附帶一提,管理人的職務也是有休假的,每週兩天,可以自由安排順序。」
  「……那可真是不錯的條件吶。」
  聽了對方的補充之後,尼諾不由得這樣感嘆。
  「薪水跟時間都很理想,比外頭的黑心企業或者普通的家庭主婦要好上太多了吶。成為吉恩的太太的話,就可以過上這種生活了嗎?」
  「是這樣沒錯啦……不過反了吧?」
  「是嗎?啊啊、反了啊。」
  這些的前提是,成為吉恩·奧塔斯的丈夫。
  「什麼啊、那種詭異的冷笑話……」
  吉恩吐嘈著,接著嘆息一般地吐了口氣,不合時宜地露出委靡的表情。
  「──不過這些都還只是胡思亂想而已;第一,必須尼諾有這個打算才行。」
  問尼諾·尼諾克斯願不願意成為吉恩·奧塔斯的丈夫?這個問題的答案只會有一個;然而重點並不在於他的意願。
  對於最初就知道吉恩·奧塔斯是王族的後代,且被賦予了守護其與其妹的任務的人而言,那一聲「我願意」所代表的意含其重無比。
  表面上多瓦王室不會、也不可能對已經除籍的朱蕾王女的子女多做指導,實際上尼諾清楚地知道奧塔斯家的一舉一動仍然在樞機院的掌控之下,包括尼諾·尼諾克斯之所以獲准在吉恩·奧塔斯的身旁;若是多瓦家對於區區一個親衛隊士的家僕有任何意見的話,隨時都可以讓一個不存在的人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另外一方面的問題,存在尼諾自身的倫理觀裡。他是為了執行任務而被放在奧塔斯家周遭的一枚棋子,只是這枚棋子在棋盤上產生了自己的意志──他為吉恩·奧塔斯所傾倒,而這份感情有幸成了雙向溝通,但畢竟是不對等的。
  尼諾知道關於吉恩·奧塔斯的一切,然而吉恩卻連她的朋友、乃至於戀人是一個實際上並不存在的人也不知道;因為尼諾知道她的一切,知道什麼是令她自在的交往方式,從而利用這一點,成為唯一一個與吉恩親近的人──從他們的相遇到交往,沒有一處可以說的上是巧合。同時,尼諾保守了太多的秘密,任何一項泄露出去,都會破壞奧塔斯姐妹原有的生活。
  沉默維持了太久,注意到那對注視著自己的天藍色眼眸中飄過雲翳的時候尼諾猛然從思緒中驚醒過來,低呻似地吐了口氣,接著伸出手覆上了對方的手腕。
  「……如果想跟吉恩結婚的話,除了我的意願之外,還有其他的條件嗎?」
  為了掩蓋自己一瞬間的失常而盡力以輕鬆的語氣問了這個問題,吉恩看著他眨了眨眼,突然臉上泛起了紅暈。
  「……另外一個條件是,如果我順利地通過考試的話、」
  接著她將手從尼諾的掌握中抽回,覆蓋住自己的眼睛的時候已經滿臉通紅。

  沒想到、在這種時候才突然害羞起來嗎……

  尼諾再度啞然。
  就像前頭所說的,一旦吉恩進入ACCA工作以後,家中原有的管理人職便會懸空下來,為了不造成那樣的狀況,補充一名人員到奧塔斯家裡確實是最直接的方法──而以奧塔斯姐妹的社交狀況看來,尼諾確實是最適合的人選。
  辭掉自己的工作接手女友的家業、兼之擔任家庭主夫,普通的男人對於這種事情多少是會有所踟躕的吧──若是反過來的狀況,人們倒是習以為常;但對於尼諾來說,若不考慮上頭與任務的因素,這可以說是頗為理想的選擇。
  「──不過,就算是不結婚,我一樣可以代替吉恩做管理人的工作、不是嗎?沒有必要為了這樣的理由特地趕著結婚──」
  「……尼諾,你把我當做笨蛋了吧?」
  對面高中時期的友人、交往四年以上的男友以循循善誘的語氣提出的提代方案,吉恩·奧塔斯依然以雙掌摀著自己的臉,有氣無力地吐出抗議。
  「才沒有那種事。」
  「那麼,你覺得我在開玩笑?」
  聽了對方的否認,吉恩以比平常更加平板的嗓音反詰,維持著掩面的模樣垂下了頭。看不到表情,但從話語與肢體動作,可以知道公主殿下這下真的是有些動怒了。意識到這一點的尼諾不由得慌了起來。
  吉恩是認真的──吉恩當然是認真的。
  「……不、不是那樣──抱歉、吉恩,是我的錯。」
  坐在對面的男子收起閒談的口氣,鄭重地道了歉,然而吉恩仍然沒有抬起頭,只有悶悶的聲音傳了出來。
  「尼諾又沒有做錯什麼,沒有道歉的必要啊。突然說了奇怪的話的明明是我──如果讓你感覺困擾的話,抱歉。」
  「吉恩也沒有做錯什麼,是我把話說得太輕浮了,抱歉。」
  「……我們要這樣一直道歉下去嗎?」
  對話似乎進入了迴圈,意識到此的吉恩有些彆扭地鬆了口,接著垂下了其中一隻手。尼諾笑著輕嘆了口氣,將她握住。

  先將那些多餘的事情拋到腦後,想想卡爾·奧塔斯怎麼做。
  如果對奧塔斯家的秘密一無所知、或者說能夠裝作一無所知的話,尼諾·尼諾克斯會怎麼做。

  「我願意。」
  感覺到回握的力量,男子將另外一隻手也伸了出去,輕輕地包覆住那隻纖細的手掌,感覺到肌膚下頭的脈搏與顫抖,自己的與對方的,從相扣的地方開始,匯聚成同樣一股熱流。
  「我很高興,吉恩……謝謝你。」
  「……如果你是認真地答應的話,我這裡才應該向你道謝、不是嗎?」
  在尼諾低聲吐出答案之後,吉恩深深吸了口氣,稀奇地回以囁嚅一般的話語。
  尼諾從座位上站起,拉著那隻手掌,虔誠地湊到自己的唇邊。他的公主並不知道她所給予的承諾對於眼前的男子是多大的恩惠。
  「可以把臉露出來、睜開眼睛了嗎?吉恩?」
  他柔聲問道,而當對方順從地睜開雙眼,對上的是平穩而柔和的深藍色目光。就是男子自身也未曾見過、但他的公主所形容的,美麗的海洋。
  「吉恩,我愛你。」
  「嗯,我知道。」
  雖然臉紅得像是盤中熟透了的草莓,脈搏也誠實地反應出此時的情緒,與尼諾對視著的吉恩依然沒有太大的表情變化,口氣淡然地回應了戀人──或者已經可以升格為未婚夫──的告白。
  「所以,才會想要用這個做為賭注──不過、或許還是做了傻事吶。」
  「……什麼意思?」
  尼諾眨了眨眼。
  「大學畢業之後,現在我眼前的目標除了跟尼諾結婚以外,就是進入ACCA本部工作了──這個,尼諾應該不知道吧?」
   他不確定自己是否瞬間露出了動搖,但吉恩的話語與儼然隨即讓不安煙消雲散。
  「結婚的事情大概沒有問題吧……我是這樣想的,不過果然在親口向尼諾確認以前都還不敢肯定。」
  如果尼諾不想結婚、不想那麼早結婚、或是想和別人結婚的話,那也就沒辦法了。吉恩如此補充的時候尼諾也只能苦笑。確實,如果吉恩本人沒有提起,「結婚」對於尼諾而言是件遙不可及的事情──但是,跟吉恩·奧塔斯以外的某人廝守終生則從來就不是他的選項。
  就像他所認識的那個男人一樣,如果無法隨侍在側,便會選擇遠遠地守候,這是他們這一類的人貫徹忠誠的方法。
  「如果要結婚的話,吉恩以外的人都不會是選擇。」
  他誠實地回答,而他的戀人──公主殿下、吉恩──微微勾起了嘴角。
  「真巧、我也是──無法想像和尼諾以外的人在一起。」
  那樣的微笑令他隱隱做痛。

  「不過,結婚固然是重要的事情,眼前還是ACCA本部的考試比較要緊──如果不打起精神通過這一關的話就沒有辦法繼續前進了。所以說,我給自己定了條件。」
  ──通過ACCA本部的考試的話就可以跟尼諾結婚,相反地、若是落榜的話就要再等到明年。
  「這樣一來,就算是讀書讀到厭煩了,想起這個目標,也就只好繼續努力下去了吶?」
  果然,聽起來還是蠢事一件。吉恩咕噥著,而尼諾揚起了眉毛。
  「嗯?不會啊?聽起來相當可愛喔──或者說,不是很帥嗎?像是電視劇裡面常常出現的求婚場面。」
  「唔,被發現了嗎?」
  「……還真的啊。」
  「這段時間以來我還看了不少電視劇喔,跟蘿塔一起。多少也算是社會見習吧?」
  「拜託你了,還是別看那種東西當做社會見習吧。」
  話題輕鬆了起來,兩人也終於想起了被冷落在盤中的甜點,一邊進行著抬槓似的對話、一邊老實地清空餐盤。吉恩有些惋惜地看著融化的冰淇淋,在尼諾笑著說道下次再來的時候搖了搖頭。
  「……以後再來到這家店的時候,一定又會想起今天的事情了吶……」
  結帳以後出到店外,時近一年的尾聲,巴頓的夜晚自然也不是「小有寒意」這種宜人的溫度。吉恩試著往懷中找尋香菸與打火機未果,只好攏起外套前襟,嘀咕著的同時讓尼諾替她捲上圍巾。
  「甜蜜的回憶,不是嗎?」
  「對你來說或許是那樣吧……雖然看不出來,但我可是緊張得差點死掉了。」
  「哈哈、這件事上也是彼此彼此。」
  並肩走在飄起薄雪的道路上,聽了身旁男子的回應,金髮女子轉過頭看向那張與她的視線有著十餘公分高差的臉孔。
  「欸?尼諾有緊張嗎?看不出來。」
  「唯獨不想被吉恩這樣說吶。」
  被質疑的男子露出苦笑。現在感覺上似乎已是相當遙遠的事情,但是從公主殿下口中聽到「結婚」兩個字之時,尼諾心中掀起的驚濤駭浪可不是「緊張」這樣輕描淡寫的詞彙足以形容的──話說回來,與吉恩開始交往之後,他已經看過了幾次這樣的人生跑馬燈了?
  然而,每一次都會在其中發現新的、美好的回憶,那些吉恩·奧塔斯姐妹帶給他的贈禮;什麼時候開始,「幸福」這種情緒不只存在於停格的照片上,而是緩慢的、像黏稠的蜂蜜一樣滲透了他的日常。
  像是奧塔斯家客廳裡的陽光。
  「……這麼一來,我還真是非得拚盡全力不可了啊。求婚這種苦差事果然一輩子做一次就夠了。」
  「……喔?難道落榜的備案是明年再一次求婚?」
  在回到公寓的路上牽著彼此的手,吉恩的自言自語引起了尼諾的疑問,而她為此嘆了口氣。
  「在事情決定之前,總要保留彼此反悔的餘地呀?萬一那一年間尼諾移情別戀的話。」
  他的公主總是如此地賢明而公正。
  「……感謝您的體貼,不過這可是多慮了。這種事情不會發生的。」
  男子如此承諾道,而吉恩瞅了他一眼,不置可否地哼了聲。
  「你以為我為什麼會想到結婚的事情?尼諾從以前就很受歡迎的說。」
  所以說,不趕緊放到自己身邊的話、
  對於吉恩的憂慮,尼諾只能哂然一笑。這也是他所懷有的秘密之一:打從很久以前開始,尼諾·尼諾克斯的眼裡就只有吉恩·奧塔斯一人──可愛的、他的公主。
  將後半句留在自己的心裡,藍色頭髮的男子低笑了聲。即使如此,他還是對這個人保有秘密,這是他得以與奧塔斯家、以及吉恩相遇的條件。
  正因如此,他還是不得不心懷愧疚。
  「……不過吉恩,這樣真的好嗎?通過考試之後就和我結婚……進入ACCA以後,才正是各種邂逅的契機、不是嗎?」
  「剛才不是說了,對我來說尼諾是最好的……跟尼諾在一起的話,未來的肯定不會有問題──我是這麼相信的。相信我吧?」
  「哈哈、萬分惶恐。」
  「什麼啊、那個。你還真是喜歡模仿宮廷劇的那一套啊?雖然是很帥啦。」
  吉恩嘆了口氣,拉著尼諾的手加快了腳步。
  「好冷。而且我想抽菸了,快點回家吧。尼諾今天要住下來吧?」
  「那當然是最好了,可以嗎?」
  「可以喔,本來就是這麼打算的。不過回去之前還是順便帶點禮物給蘿塔吧,如果沒有事先和她沙盤推演過的話,今天的那些話我可說不出口吶。」
  「真的嗎?那麼我也非得買些禮物感謝蘿塔了吶。」
  「還有、我想喝熱紅酒。順便去買些材料吧?」
  尼諾低笑了聲,跟上他的公主的腳步。
  「謹從囑咐。」






-----








  比約定的時間要早了一些到達約定的地點,遠遠地卻已經看到穿著黑色大衣與高帽的身影佇立在小山崗之上,身穿牛仔褲、高領上衣與皮質夾克的藍髮青年無聲地露出苦笑,嘆了口氣的同時解開安全帽,翻身自摩托車上降下。

  「……好久不見。」
  登上了定點在黑衣人的身後幾步的地方停下了腳步,對方沒有出聲,於是就由青年率先開了口,並朝著對方微微鞠了個躬。
  「上個月的報告書與照片前天寄過去了,您已經過目了嗎?」
  「啊啊,內容確認過了,沒有問題,等等就要寄到多瓦去。辛苦你了。」
  男人的嗓音從衣領與帽簷的陰影下透露出來,僅僅回答了男子拘謹而事務性的提問,從聲音以及被遮蔽住的臉孔都沒有透露出任何訊息。
  簡直像是刻意不讓年輕男子好過一樣,尷尬的沉默在風和日麗的午後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直到低著頭的年輕男子再度開口,語氣像是強裝作沉著。
  「有關於吉恩的考試……沒有問題吧?」
  「她的成績相當優秀,沒有不通過的道理。你也是知道的吧?」
  男人仍然以無甚起伏的聲音回應。
  「另外,雖然還沒有對外公佈,不過這一期通過考試者未來的單位分配都已經決定好了,包括她的。」
  「是您所在的單位,對吧?」
  接受提問的人沒有回應,提問者便當作他是默認,於是放心似地吐了口氣,闔上眼睛。
  「……那真是再好不過的安排了,謝謝。」
  「──還有一個,必須要轉達給你的消息。」
  這一次的會面當中首度由視線前方的那個男人主動開口,原來露出放鬆表情的男子瞬間僵住了身體,睜大了墨鏡後頭的眼睛,看向那個異質的背影。
  「關於那件事情,樞機院長的意思是──『沒有意見』。」
  一邊宣佈了這樣的訊息,男人轉過頭,與盯著他的青年對上了視線。
  陰影底下的一對冰藍色眼眸──應該是這樣的,但此時那道記憶中的冰冷光芒隱藏在矽膠的虹膜之下,唯有目光依然帶著懾人的力量。
  「這是當然的事。畢竟當年公主離開多瓦之後,在身份上就已經成為平民、不再與多瓦家有所瓜葛──王家不會去干涉平民的事情,這是原則的問題。」
  不過──若真是這樣的話,一開始就沒有請示的需要。黑衣黑帽的男人首次展現了一絲情緒,盯著眼前換上嚴肅表情的青年。
  「因為你是知道的人,所以我也不再多提醒。不能說的事情就是不能說──其中的分寸相信你心裡很明白;好好地遵守約定、把你的工作做好,就是這樣而已。」
  ──要說的事情就是這些了。恢復沒有波瀾的語氣,男人再度轉身背向那名青年,邁開腳步,似乎就要離去。

  「……吉恩說過,如果順利的話,我們會去中央區的戶政事務所登記,接著跟蘿塔三個人去吃一頓好菜──畢竟我跟她都是既沒有其他家人、也沒有什麼朋友的人,只要簡單地慶祝、留下一些紀念就好了。」
  年輕男子唐突地說道,而那個男人因此停下了腳步。
  「時間跟地點定下來以後我會再送報告過去,到時若不嫌棄的話,還請來共進晚餐了。」
  「……我盡量安排。」
  背對著對方的邀請,男人吐出了簡短的回應,朝著離開了方向又走了幾步,再次停下。
  「還有一件事情要提醒你──你的任務之一是保護奧塔斯一家的安全,這一點沒有改變;不過在你跟吉恩·奧塔斯結婚以後,還會有另外一項任務會交付到你的身上。」
  「──你必須讓她幸福,尼諾。尼諾·奧塔斯。記住:從今之後,不只是『她的幸福就是你的幸福』,你的幸福同樣也會是她的幸福──所以說,你也要變得幸福,尼諾。這樣一來你父親若地下有知,也會為你高興的。」

  在最後饒舌了一番以後,黑衣男子終於頭也不回地走下了小山丘,大衣的領口在風中飄動,露出了包藏在裡頭的金髮。而藍髮的青年愣愣地站在原處,回過神以後朝著那道背影深深鞠躬。
  「……萬分感謝,老爺。」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naoya0828.blog59.fc2.com/tb.php/280-2343e84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