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 09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17 . 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涼エイ] Dear Boy (1) 
QP(2011),我妻涼Xエイジ
在正式中文翻譯之前採用「英二」的翻譯
年齡操作,我妻涼(32)Xエイジ(16)
未完結























  「……十年。」

  「什麼?」

  接近一年的尾聲,平常壓抑著的人們為了尋求解放而紛紛出籠,拜此所賜,平時來客寥落的店裡也少見的熱鬧了起來;因應節日所帶來的商機,店主也難得地將背景音樂改為應景的歌曲,輕快的旋律從音響中流瀉,與壓低聲息的細語共譜出了溫馨與曖昧,像是乾而暖而芳醇的氣團在狹小的空間裡膨脹,讓陰暗的店內籠罩在罕有的歡樂之中。

  然而唯獨一人絲毫不為如此氣氛所動。

  店裡因為節慶的人潮而而坐了個半滿,結伴而來的客人窩在刻意侷促的桌前,交換著彼此目光與言語,旁若無人的耳鬢廝磨──不知道哪一桌有人突然毫無遮掩地發笑了出聲,引來店內其他人短暫的注目;但在這種時候,這種程度的放肆被允許的,或者說,反倒是讓氣氛變得更加熱絡──只有吧檯前唯一一個落單的客人彷彿對於周遭一切毫無興趣,悶悶地盯著面前半滿的玻璃杯,低著嗓音、喃喃吐出了兩個字。

  聽見那一聲咕噥,剛送完飲料回到吧檯裡,正伸手拿起洗好的用具擦拭的老闆抬起了頭,反射性地追問。


  「……什麼事情都沒有──」

  像是沒有意料到低聲自語會被聽見、甚至是追問,發聲的人抬起眼與吧檯內對上,遲了兩步才回以敷衍的話語,並露出了彆扭的表情,使本來就年輕的臉龐看起來更加幼小。

  不、這大概不是表情的問題。獨自坐在吧檯前的男子有張五官端正而清秀的臉,染著活潑的棕色頭髮、一身時下年輕人的打扮,然而定睛細看那張還帶著點嬰兒肥的臉孔、以及上頭露出的神氣,便會意識到他是真的相當稚幼。

  ──年輕到理應被這樣的場所拒於門外的程度。

  即使如此,少年還是理所當然地待在客群殊異於街上其他去處的酒吧裡,坐在吧檯前,與似乎是特別關照著這名未成年的客人而搭話的老闆乾瞪眼,在對方質疑地挑起眉之時更加噘起了薄薄的嘴唇,才一臉不情願地垂下了眼,伸手攪拌已經融冰分層的飲料,再度以鬱悶的語氣開口。

  「已經過了將近十年了吶……從我被那個人撿回家裡之後。」

  「欸?竟然是那麼久以前的事情啊──是說,『撿回家裡』是怎麼一回事……『那個人』嗎?」

  剛才的搭話還只有一半是好奇,但在少年吐出了更多訊息後,男人也揚起了意外的聲音。
  「嗯……實際狀況比較複雜,不過這麼說姑且也是沒有錯吧──至少、我自己是這麼理解的。」

  垂眼喝著變稀了的無酒精飲料,少年嘟囔著,減弱的聲音像是話題就此終止,但語句聽起來卻還只是個漫長的故事的起頭。

  「十年前,我第一次遇到那個人的時候,就是在聖誕節的前夕……遇到了那個人、我妻涼。」

  「──算一算、是我六歲的時候的事情、吶?」

  沐浴在半是好奇半是複雜的目光裡,像是突然意識到情緒太過低迷而感到不自在,少年語氣一轉、抬起頭,衝著隔著一張桌面的中年男子眨了眨眼。

  揚起的唇角半帶懷念半帶甜蜜,唯有像慵懶的貓一般瞇細的眼眸裡,在看似幸福的神色當中流露了些許的不確定。

  留意到這點的老闆微微皺起眉頭,而不知是否對自己的模樣有所意識,男孩又「哼哼」地輕笑出聲。

  「我還沒有跟老闆講過嗎?那個故事。」

  「沒有。」被詢問的一方搖了搖頭,「雖然大致上知道你們的關係,但實際上的來龍去脈倒也不清楚──你自己沒說的話,我也不可能知道吧?」

  「沒興趣?」

  「倒也不是。」

  聽見對方的回答,少年露出了洋洋得意的表情,將上身半伏上了吧檯,揚起嘴角。

  「有興趣的話不應該等我說,自己也該開口發問吧?所謂的情報蒐集,第一步至少要做到這種程度喔!」

  「我又不是做那種生意的。」拒絕了對方的建議,老闆哼笑了聲,從口袋裡拿出了自己的菸點上,「我的工作是聽有話想說的傢伙講話,不想說話的傢伙、就靜靜地放著他們在一旁。雖然總也會有好奇心,但也不會因為這樣而纏著別人問個不停──和情報販子之類的傢伙不一樣的吶。」

  隔著從口中吐出的煙霧,年長的男子睨向吧檯前,明明還是高中生、卻已經一腳踩進了灰色的買賣的少年嘻嘻一笑。

  「那麼,你想要聽那個聖誕夜的故事嗎?老闆。」

  「你想說的話就說吧,我在聽著呢。」

  對方一開始的行動就擺明著想要一個聽眾,於工作身份他不會推辭,於私,也也不能否認自己對那傢伙的故事、以及今天反常地露出那副模樣的理由有所好奇,於是不著痕跡地催促著,等待少年開口。

  「要告訴老闆也是可以,不過……我也不能白白把自己的情報告訴別人吶?」看見年長男子表現出了興趣,這下正合了對方之意;少年故做神秘地瞇細眼睛,竟進一步吊起了胃口。

  「用香菸來交換嘛、吶?這麼便宜的代價,可是只有今晚的聖誕夜大放送喔?」

  聽見他厚臉皮的要求,老闆呿地輕笑了聲,重新拿出了紙盒,然而並未順著要求遞給對方,而是對著少年晃了晃。

  「想要香菸啊?你啊、也有辦不到的事情吶──嘛、長得一張明擺著的娃娃臉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就是了。不過要是把這個給你的話,我可就糟糕了啊。」

  「真是囉唆──從讓未成年人進到店裡的時候,老闆你就已經糟糕了說!」

  被調侃的少年嘟起了嘴,伸手要搶下菸但抓了空;年長男子因為成功的戲弄而嗤笑,接著抽出了一根紙捲塞進對方嘴裡。

  「怎麼、突然想要抽菸?要是你那位監護人生氣的話,可別說是我給的喔?」

  一邊調侃著手勢生疏的少年、一邊遞上打火機替他點火,淺笑著看著對方在第一口氣嗆住,狼狽地咳了陣。


  「……是啊,那個人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種地方特別死板吶──明明自己平常是那副模樣、又幹著那樣的工作的說。」

  終於從乾咳之中緩過來,少年再次將紙捲湊回嘴邊,深深吸了口,才將帶著諷刺的回答隨著薄荷煙霧一塊吐出。

  「我倒覺得那是他做為一名監護者負責任的表現吶。別的不說,至少在對你的事情上頭,那個人、我妻涼確實做得可圈可點,不是嗎?」

  「……這種事情不用老闆告訴我,我自己也知道啦!」

  聽著對方以彆扭的口吻應聲,老闆挑起眉,重新開始了手上的動作,但目光沒有因此移動。沿著視線的方向,男孩在菸霧之中垂著眼,剩下半滿的杯中漂浮著一層泡沫像是積雪。

  這個傢伙也會露出這種表情啊。年長男子無聲地嘆了口氣。雖然一向不會對有所踟躕的客人進行催促,但對方此時或許就是需要他從旁推上一把,而自己被激起的好奇心也無論如何希望能盡早一步獲得滿足。




  「好了,要開始說故事了嗎?英二。」



















(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naoya0828.blog59.fc2.com/tb.php/278-ed86be3a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