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 09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2017 . 11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涼エイ]猫に木天蓼 
QP(2011),我妻涼Xエイジ
在正式中文翻譯之前採用「英二」的翻譯




















  「啊咧?啊咧啊咧?Tom跟Jerry都在啊?好久不見──為了我特別待在這裡的嗎?」

  為數不多的住戶們已經在剛才的混亂之中倉皇地逃離,讓昏暗、老舊且陷入沉寂的公寓更像是荒廢了一般寂寥,直到腳步聲、以及年輕男子的不合時宜的輕快嗓音揚起,才劃破了彷彿凝集了的空氣,並讓百無聊賴地相對站在空蕩走廊上擺弄手中物品的兩個男人抬起了頭。
  「什麼嘛,是情報販子啊。」身穿花俏得不像是正經人的連身服,束著長髮、即使在夜裡都一副理所當然地戴著墨鏡的男子挑起了眉毛,看向朝著自己走來的傢伙咧起了嘴,「還以為是誰會來啊、呿。別多說廢話了,趕快把事情做完速速離開吧!要不是我妻老大要我們在這裡等著的話,誰想要待在這種鬼地方啊?剛幹完架、肚子可是餓得咕嚕咕嚕叫啊!」
  處在詭異的環境裡,面對樣貌不善的兩名男子、以及他們手上怎麼看都稱不上友善的東西,一身街頭輕裝、彷彿走錯了地方的青年仍毫無懼色,露出了討好一般的笑容。
  「哈哈,我妻先生啊,真巧、我也是被他用一封簡訊叫過來的啊!真是的,那個人總是這樣胡亂差遣人吶。作為那個人的部下也真是辛苦兩位了啊──」一邊以閒聊的語氣回覆著長髮男子的抱怨,無視於守門者散發出的威嚇,在這條龍蛇混雜的街裡擔當情報傳遞者的青年俐落地轉了個身,輕巧地踏進了兩人監視之下的公寓裡頭。
  「──話說回來,這個地方還真是一片狼藉啊,天狼會的各位也做得太過火了吧?這樣我的工作會很難做啊、真是的──」
  「囉唆,要不是在這裡的傢伙不夠配合,掙扎地太過火的話我們也不想搞成這個樣子啊!」等待著的對象走進了門內,奉命留守的人便也轉過身,倚著門框,監視一般地看向裡頭雙手插腰、發出響亮咋舌聲的青年。「我啊、骨子裡頭可是和平主義者啊!」
  「……噗咕、嗚嗚……」
  「什麼啊那種被踩扁的青蛙的聲音。」
  「……那個啊、天狼會的Tom自稱和平主義者,聽到這種話的人能不笑出來才怪吧?不過直接大笑出來又未免太沒禮貌了說,我可是廢了好大的力氣才忍住的啊──」
  進門之後情報販子便蹲下了身,像是瘋狂的倉鼠一樣往橫倒的家具與散落一地的雜物裡埋頭翻找起了某項東西,而即使如此他的嘴巴也沒閒住,仍然以愉快的語氣與一開始與之招呼的男子持續著毫無營養的對話。接受諷刺的男子嘖了一聲,還沒來得及開口,另外一個不帶感情的聲音就從房外傳進兩人耳裡。
  「廢話少說、動作快點吧。三分鐘之後我跟這傢伙就要走了,之後發生什麼都自己負責。」
  「什麼嘛,Jerry難得開口就是這麼冷淡的話啊?我們再怎麼說也是生意上的夥伴喔?唯一的情報販子有什麼萬一的話就困擾了說?」
  年輕男子因為這話而抬起了頭,朝向門外看不到的男子作出了矯作的不滿表情。
  「所以說,速戰速決啊。」面對合作夥伴的一番抗議,天狼會的殺手一樣平淡地回應。
  「說起來、你要找的東西是什麼啊?大概怎樣大小?考慮這些的話比較容易找到吧?只剩下兩分半鐘了喔?」
  聽著兩名殺手一搭一唱了起來,英二鼓起了臉頰,再度揚起了聲音。
  「與其在那邊說風涼話、下多餘的指導棋,直接幫忙不是比較實際嗎?說起來這裡會亂成一團也是你們的錯啊!」
  「那可不是我們的工作啊。」原來在抬槓之中屈居下風的監視者又一次咧起了嘴,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要說的話,若是讓我們先找到了,就沒有讓你帶走的理由了吶。」
  年輕男子「哼」了一聲,不再看著門的方向,低下頭繼續翻找,然而嘴上猶然沒有放棄抵抗。
  「過分──要不是我提供了情報,你們也沒辦法找到這裡來吧?那個人對你們的生意有不少影響的吧?這是報酬!萬一沒有拿到的話損失可就大了,等一下和我妻先生見面的時候,還得向他索取補償了說。雖然那個人在付錢的事情上是很乾脆啦,但要是讓他知道是兩位把我的那一份拿走的話會怎麼反應呢?說到底那東西也只在情報販子手上才有價值嘛──」
  「是、是,你的廢話還真多啊。還真虧你能用這種調調跟我們家老大講話,到現在還沒被他揍得滿地找牙啊。」
  面對長髮男子開始帶有不耐煩的嗓音,英二嘻嘻一笑,伸長了手往一只花瓶裡頭掏了一掏,朝著拿出來的東西看了一眼,便戲劇化地蹦起,站直了身體。
  「因為那傢伙也知道至少要給有利用價值的傢伙適當的尊重嘛──好的,地下錢莊流出來的客戶名單,確實收下了!」
  「什麼啊,那麼小的本子還真讓你找到了啊,這樣我們就準備要撤收了──說起來,那個真的值錢嗎?」
  聽見他神氣活現的宣告,站在門邊的殺手也不由得好奇地向前探了一探。面對他的疑問,情報販子大略翻了翻手中B6大小的活頁本,愉快地揚起嘴角。
  「嗯……視運用的狀況而定,不過大概幾千萬跑不掉吧。」
  年輕男子口中輕易吐出的金額,令黑道的幹部也著實愣了一愣。
  「……欸!那不是抵得上我們一兩個月的營業額嗎,我妻老大竟然就這樣放手讓你撿去啊,你該不會對他低報了價值吧?」
  「就、說、了──這種東西要在能夠解讀的人的手上才有價值嘛!直接賣出去的話,也就是十幾二十萬而已,好好解讀資訊、妥善的運用,才能慢慢地把這份資料的價值最大化啊!但那些價值的還是得經由天狼會的大家的努力吶──到頭來、身為情報販子能夠分到的也只是旁邊的殘羹剩飯而已喔?大概幾百萬吧、吶?」
  「──不過啊、我吶,在生意上可是現金主義者的說?要不是跟我妻先生說好之後有關的工作上會提高抽成的話,像這麼重要的情報怎麼可能只用這樣的東西和一點特殊服務打發啊?我可也是花了許多力氣奔走的吶──嘛不過,也就是看在那個人的份上囉,若是別的傢伙的話可不能接受這種條件啊!」
  「喔?就不怕我妻老大之後反悔啊?」
  「反悔的話,這個東西姑且還是可以用在其他的地方啦,不過那個人既然放心讓我拿著這個,我也姑且相信他囉──而且背叛我妻涼的下場可就恐怖了吶?」
  將本子的內容粗略檢查過之後,英二便將那隨意地塞進口袋之中,走出門的同時滿面笑容地向兩名殺手做出了道別的手勢。
  「──這門生意基本上是講求銀貨兩訖的,但能夠互相信任的話、彼此都比較輕鬆囉?不管怎樣,維護自己的利用價值還是最重要的啦!就這樣,兩位辛苦了、掰啦──」



  「……你怎麼看?」
  看著情報販子的背影大搖大擺地消失在樓梯間,剛從模樣悽慘的房間裡踏出來的Tom以喃喃自語般的聲音開口,沒頭沒腦地向身旁的搭檔問道。
  「那兩個人關係沒有那麼簡單吧。」
  搭檔回答的語氣與表情都平板得好像興致缺缺,但饒舌的那一個還是因為他的回答而忙不迭地點著頭。
  「你也這樣想啊?太好了、還以為是我多心了吶──不過很難以置信吧?我妻老大和、」
  「不影響工作的話跟我們沒關係吧?」面對搭檔在這個話題上的熱心,Jerry仍然表現得一副事不干己,逕自朝著方才情報販子離開的方向走去,而Tom一邊匆匆地跟上、一邊仍未饜足地回應他的看法。
  「這麼說也是啦……和英二那傢伙合作對我們也沒有壞處,不如說方便很多吶。可是我妻老大竟然對男人、還是組外的人──」
  「組內組外沒有差別吧?根本上來說。」
  「……嘛──也是啦,能不能相信、想不想相信的問題而已吶。說到底,他是怎麼想的我們也不知道就是了。」
  「不過啊,為了那傢伙回收東西,還特地要我們在這裡當保鑣,會不會太過誇──」

  「──嗚、」
  「啊!」

  踏出老舊公寓昏暗的樓梯間時外頭傳來了車輛急煞的聲音,一輛漆黑的轎車停在路的對頭搖下了窗,從中探出了幾把槍──幾乎與對方開槍的動作同時,兩名殺手也各自扣下了扳機。幾聲乾燥而短促的輕響在空中交錯,一部分釘入了髒污的水泥牆面、一部份則化作了男人的低呻。
  「哇啊!幹嘛偷偷摸摸地躲在後面嚇人啊?這樣被不小心打到也不能怪罪別人了吧?啊?有什麼東西忘了嗎?」
  「少多管閒事了,走吧。」
  沒討著便宜的傢伙們馬上便狼狽地駕著車匆匆離去,Tom衝著離去的車尾大聲叫嚷著,他低調的搭檔則彎下腰、隔著手帕拾起了方才落下的彈殼,收進口袋裡頭,然後繼續邁開腳步。
  「好啦、好啦!等等我啊!不過那東西似乎真的比想像的還要危險吶,我妻老大沒有過度緊張也說不定?那個悠悠哉哉的傢伙一個人拿著沒關係嗎──還有,宵夜要吃什麼?」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naoya0828.blog59.fc2.com/tb.php/277-b8d8f3d5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